把责任留给自己

2018-08-20 15:41

中国官场不乏哭的先例。宋朝范仲淹推行改革,严肃治吏。有一天他在审查一份监司的名单时,发现有贪赃枉法行为的人员,就提起笔来把名字勾去,准备撤换。在他旁边的富弼看了心里不忍,就对范仲淹说:范公呀,你这笔一勾,可害得他一家子哭鼻子呢。范仲淹严肃地说:要不让他一家子哭,那就害得一路的百姓都要哭了。

就拿这次上海火灾来说,工程为何会层层发包?在发包过程中是否存在猫腻?涉事公司早在2006年就被列入取得安全生产许可证但已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建筑企业名单,但为何却依然能够公然承揽60余项政府工程?其幕后有没有后台老板?工程本身究竟有没有必要?……所有这些,都一定要在公开透明的前提下早日拿出调查结果,给死者家属一个说法,给社会各界一个交代。所以,对于官员来说,哭也哭过了,我们都知道你们很悲痛,但悲痛是不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的。所以,最好把悲痛留给百姓,把责任留给自己。只有真正的痛定思痛,我们才有可能不一而再,再而三地面对悲痛。

近年来,官员痛哭的场面在媒体上并不鲜见。从矿难到火灾,再到塌方,几乎每一次重大的安全责任事故过后,我们都能看到当地的主要领导或者主管安全的官员痛哭流涕。其悲痛、自责、痛下决心之意,不言自明。可哭过之后,该查的原因没人查,该负的责任没人负。风头一过,该叫停的项目不叫停,不该做的工程照样做,不该出的事故照样出!如此循环反复,哭,就像道歉一样,似乎渐渐成了责任官员免于担责的护身符。

懂得哭,自然比面对事故无动于衷要好。但百姓需要官员做的,不仅仅是哭。他们需要官员们迅速擦干眼泪,搞清楚血淋淋的事实是怎么酿成的!搞清楚是谁的过错是制造悲剧的元凶!搞清楚哪些人要为他们的失职甚至是罪行付出代价!搞清楚怎样才能不让同样的杯具第二次发生!

同样是哭,两种情形起因、结果大相庭径。范仲淹说的哭,倒是值得我们今天的官员的哭过之后仔细思量。

这两天,一张官员痛哭的照片在网上迅速传播。11月21日上午,上海在静安区“11·15”特大火灾现场举行向遇难者致哀仪式,上海静安区区委书记龚德庆在致哀现场痛哭。面对几十条在瞬间消逝的鲜活生命,面对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责任事故,书记的痛哭也许有着多重的含义。有对事故的痛心,有对生命的敬畏……凡此种种,书记官员的性情一面都让人为之动容。哭,算是一种态度的表达;问题是,哭过之后,我们的官员还需要怎样的表达?